Skip to main content
Your Injury
IS PERSONAL In all the ways it affects you. We can help.
Medical
Malpractice is a violation of trust. Your rights matter.
Airline
Accidents involve terrible losses. Turn to our expertise.
Category Archives for "Blog — 部落格 (bù lùo gé)"

藥房配藥失誤案例 翻了一倍多

當人們談起醫療過失時,大多數人會想到諸如外科手術失誤和醫生失誤之類的。不過,醫療過失也可能發生在配藥錯誤與藥劑師的失誤,這些失誤可能會造成致命的後果。 更令人不安的是,美國退休者協會(AARP)和其他組織研究發現,近年來配錯藥或藥劑師失誤的案例增加了一倍以上。 藥劑師的失誤導致受傷和死亡 《芝加哥論壇報》和《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來自主要藥品零售商(例如CVS、Rite Aid和Walgreens)的藥劑師已寫信給他們的州監管委員會,對人手不足的工作環境表示擔憂和沮喪,這讓他們容易工作出錯。其中一封信中寫道:「我對公眾具有危險性。」 配藥失誤 到底有多大的危險? 2019年,康乃狄克州一名17歲女孩在準備服用她常規的哮喘藥時,她突然意識到從CVS的藥劑師那兒取回的藥,竟然是開給另一位患者的降壓藥。 在2018年11月的一起案件中,一名來自伊利諾伊州的38歲男子被送進急診室,他的眼睛疼痛,紅腫。醫生發現,這名患者之前從藥劑師那裡領取的並不是眼藥水,而是滴耳液。 佛羅里達州的一名85歲婦女就沒有那麼幸運。當她知道Publix超市的藥劑師給錯藥時,她已被送進醫院,住院兩週後,她不幸去世。此前,她的醫生開的是抗抑鬱的處方,但藥劑師卻失誤的配了化療藥給她服用。 藥劑師工作超負荷、人員不足 全國各地的藥劑師都已發出警示說他們勞累過度。隨著藥劑師的失誤增加,患者也處於危險中。在美國大多數藥房中,藥劑師都需要做大量工作,例如填寫處方、操作收銀機、接聽電話,應對得來速車內的顧客。他們可能還需要給患者打流感疫苗或用藥諮詢。 不幸的是,許多藥劑師被迫執行這麼多項工作,因為藥房就不需要僱用助手和其他員工,得以節省開銷, 關於用藥失誤的統計數據 根據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數據,美國每年有130萬人因用藥失誤而受傷害。從2000年至2012年,這個數字增加了一倍以上。 關於用藥失誤而導致的死亡事故,不同的研究報告有不同的數字,很難查明確切的數字,因為有些患者在服藥時可能已經有潛在的疾病。但是一項研究發現,有6萬7千起用藥失誤的事件,導致414人死亡。研究人員說,這個數字可能更高,因為他們的報告僅關注了用藥失誤的病人給毒品控制中心發送的報告。 這項研究還顯示,用藥失誤最常發生在50歲以上的患者,儘管也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的患者身上。在大多數死亡案例中,用藥失誤涉及了關於心血管疾病、高血壓、阿片類藥物和激素的處方藥。 實際上,五分之一的用藥失誤案例涉及針對心臟病開出的處方藥。用藥失誤的死亡案例中,三分之二涉及心臟病的藥物。此外,與糖尿病相關的用藥失誤案例增加了三倍。 俄亥俄州哥倫布市的全國兒童醫院(Nationwide Children’s Hospital)的研究人員說,涉及糖尿病的藥物被錯誤服用的案例增加,可能與被診斷出患有二型糖尿病的患者人數增加有關。 誰應對用藥失誤負責? 藥房通常會有許多患者來領藥,但是藥房並不總是具備安全配藥所需的人力和物力。如果您因藥房配藥或者藥劑師失誤而受傷,你可能有權獲得賠償。儘管每個案例的情況都不盡相同,但可能會有一些個人或實體應對導致您受傷的配藥失誤負責。 藥房 —— 如果您在藥房買完藥後受傷,那麼藥房可能需要因其本身不安全的操作導致您受傷負責,還應對藥劑師或其僱用的其他人員的過失負責。 藥劑師 —— 藥劑師應對患者負責。如果他們疏忽了職責,可能需要因配藥錯誤而對患者受損負責。 醫生 —— 在一些案例,用藥錯誤是由醫生的疏忽引起。例如,他們可能開出了錯誤的藥方或未能正確記錄患者的健康史,因而忽視了藥物之間可能產生的相互作用。 如果您因用藥失誤而受到損害,請務必儘快聯絡紐約的醫療事故律師。一位在用藥失誤方面經驗豐富的律師,可以幫助您了解自己的權利以及案件後續的索賠事宜。

Continue reading

女性被誤診機率為何比男性高?

根據多項研究,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被醫生誤診。例如:心臟病發作時,女性患者被誤診的機率比男性高出50%,而中風,女性被誤診的機率比男性高出33%。當女性有嚴重健康問題,但卻得不到相應的醫療救助時,她們面對的健康困擾可能是長期的,甚至是死亡。 健康專家說,有幾個原因造成女性比男性更可能被誤診。在一些案例中,醫生將女性患者對病情的擔憂視為抱怨。在另一些案例中,醫生告訴女性患者,她們的健康問題是由肥胖引起的。醫生的忽視往往導致有嚴重健康問題的女性患者在精神上與身體上受到摧殘。 為什麼女性被誤診會這麼常見? 男性和女性之間的醫療保健差距已經存在數千年了。在古希臘,人們認為女性的健康問題是由移動的子宮引起的。他們認為這個子宮可以在體內遊走穿梭,它停留在哪裡,那裡就會引起健康問題。 這聽起來很可笑,但過去幾個世紀以來,人們的這種觀念並沒有太大的改變。19世纪的医师使用「歇斯底里」(hysteria)和「歇斯底里的」(hysterical)来描述某些情感症状,当时许多女性的健康问题被醫生誤診为「女性歇斯底里」。詞根「hyster」意味著子宮,因而特別強化了某些醫生的錯誤觀念,他們認為女性的疾病通常是由緊張情緒引起的。 即使是在21世紀,醫生和研究人員研究疾病時的「普通」或「標準」患者模型,仍是以男性為平均值。一項研究指出,只有38%的癌症試驗有女性患者參與。這意味著,醫生並不總是知道抗癌藥物或治療方法是在女性患者體內有何作用。 女性患者何時最容易被誤診? 有三種緊急情況是女性最有可能遇到誤診的。 1、心臟病發作 大部分人熟悉的心臟病發作症狀是胸腔感到很緊和有壓力。在電影和電視中,心臟病發作的人通常會捂住他們的胸口和(或是)左手臂。然而,這些症狀實際上是男性在心臟病發作時的反應。女性心臟病發作時,反應有些不同,可能會呼吸短促、噁心和出汗,還可能會感到很疲勞。 如果醫生接受的訓練是傳統男性患者心臟病發作時的症狀特點,那麼他們可能會疏忽女性患者心臟病發作的症狀,因而造成誤診。事實上,美國心臟病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的一項研究發現,女性平均要等待一個小時才會獲得對心臟病的醫療救助,因為醫生接受的教育裡只有男性的心臟病發作症狀。當你上網搜索「心臟病發作症狀」,網站上也只能找到男性患者的症狀。 2、自身免疫性疾病 約有80種疾病是自身免疫性疾病造成的,約有2,350萬美國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而女性從罹患自身免疫性疾病到被診斷出來,平均需要五年時間。這五年的誤診讓女性承受不必要的痛苦。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類風濕性關節炎、乳麋瀉、狼瘡、克隆氏症等等。 健康專家指出,有75%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是女性,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這些患者需要等這麼久才能從醫生那裡得到合理的診斷。 3、特定性別的疾病 這或許令人驚訝,女性患者因為婦科疾病就醫時,也很容易被誤診。例如:多囊卵巢綜合徵和子宮內膜異位。 人們可能認為女性婦科疾病應該會獲得快速診斷,其實不然。現實中,許多女性因為抱怨、想像或誇大其婦科疾病症狀而不被醫生理會。有些卵巢癌的患者可能被醫生告知罹患的是腸易激綜合症或其他某種疾病,有些患者還可能會被告知需要減肥或是荷爾蒙失衡。 與紐約專業的醫療誤診律師討論您的案子 如果您因為醫生的疏忽而被誤診或者延誤治療,您可能有權獲得賠償。每位患者無論性別,都應享有符合可接受標準的醫療服務。請立即聯絡紐約醫療事故律師,討論您可行使的選項,保護您的權利。

Continue reading

研究:6千個癌症患者中有71人被醫生漏診

被診斷出患有癌症,是件令人震驚的事,若您是在醫生漏診之後,才得知自己患有癌症,這種打擊更是沉重。不幸的是,研究表明,癌症誤診的發生頻率令人擔憂 。 當癌症被錯過或延遲診斷,疾病可發展到無法治癒的程度,或需要更大規模的治療或手術。患者可能被迫休假或完全停止工作,在接受侵入性治療時,生活質量下降,甚至導致原可避免的死亡。 如果您的醫生對您的癌症漏診或是延遲診斷,您可能有權因遭受損失而獲得賠償,經濟賠償包括疼痛與煎熬、醫療費用、工資損失、將來的醫療費用以及其他損失。因此,與一位紐約州的醫療誤診律師討論您的誤診案例,就非常重要。 癌症漏診有多常發生? 醫生因其職業而令人敬佩,但醫生也是人, 也會犯錯,當他們出現錯誤,患者可能要承受後果。 根據研究,癌症漏診的發生機率比許多人意識的還高。更令人擔憂的是,醫生們低估了他們出錯的頻率。 2013年,「最佳醫生」網站(Best Doctors)和國家健康保健聯盟(National Coalition on Health Care)聯合發佈一項研究,對400多名醫生進行調查,有60.5%的醫生認為,癌症誤診率低於10%。 然而,當研究人員將醫生的估計值與《英國醫學期刊(BMJ)》的實際統計數據進行比較時,卻發現醫生實際誤診了28%的癌症病例,遠高於醫生自己的估計率 。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一項研究發現,在6,000病例中,有71例癌症完全被醫生漏診,而在每5個癌症病例中,就有一個病例被醫生誤診為另一種癌症。這些研究結果表明,醫生認為自己誤診或漏診癌症的機率,與實際的誤診機率有很大的差距,損害了病患的權益,延誤了他們的治療。 為什麼醫生會誤診或漏診癌症? 醫生誤診或漏診癌症,可能有不同的原因。在很多情況下,誤診是在病變過程中的某種錯誤造成的。當醫生把活檢樣本送去檢測,病理學家會查看樣本並進行測試,以確定樣本是否有癌變。 醫生也有可能在患者來門診諮詢或檢查時,忽視了患者的症狀或疑慮。患者離開醫生門診時,往往會覺得自己像被倉促完成一個會診或沒有機會讓所有問題得到答覆。患者可能因此避開將來的治療,因為他們從醫生那裡感到自己愚蠢或像個疑心病症患者。 當醫生忽視了患者的顧慮或未能進行後續檢查,他們可能會錯過對癌症的診斷。對於絕大多數癌症,早診斷和早治療,是阻止癌症發展並為患者提供最佳預測的關鍵。 此外,早期被發現的癌症通常更容易治療,因為比起未被發現而仍在發展的癌症,能使用較少的侵入性治療手法。當醫生未能及時診斷出癌症,患者將為健康、經濟甚至生命付出代價。 減少癌症漏診的方法 在《英國醫學期刊》對於醫生癌症漏診機率的研究中,有36%的醫生認為,病理學的新診斷工具和方式將有助於減少癌症誤診;17.8%的醫生認為,對腫瘤進行基因檢測的新手段可減少癌症患者被漏診的數量。另有15%的醫生說,更好的放射學手段可減少癌症漏診案例的數量。 如果您是一位醫療誤診的受害者,請務必盡快與紐約州醫療誤診律師聯繫,因為對醫療誤診提出索賠有嚴格的時間期限,必須迅速採取行動才能保護您獲得賠償的權利。 律師公告: 以前的案件結果不能保證或預測未來案件會有類似結果。損失補償取決於每個案件發生的事實、環境、遭受傷害和損失程度以及案件責任人等多方面因素。 Jonathan C. Reiter Law Firm, PLLC 地址: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帝國大廈 350 5th Ave., Suite 6400, New York, NY 10118 24小時專線電話:212-736-0979 華人服務專線:646-886-6258 www.jcreiterlaw.com/chinese

Continue reading

前列腺癌被漏診 影響知多少?

您知道前列腺癌被延誤診斷,可能導致什麼災難性後果嗎?紐約資深醫療誤診律師–萊特律師(Jonathan C. Reiter)針對可採取的最佳措施提供以下建議。 根據美國癌症協會的數據,前列腺癌是男性中的第二大最常見的癌症類型。大約每9位男性就有1位被診斷患有前列腺癌。在美國,前列腺癌每年導致近3萬1千人死亡。儘管如此,前列腺癌是高度可治療的疾病。但是,如果醫生漏診癌或延誤確診,前列腺癌的患者可能因此需要面對更多治療,甚至失去生命。 前列腺癌在40歲以下的男性中很少見,一些醫生可能因此完全忽略這種可能性。然而,在一些極端的案例中,患者被漏診前列腺癌,最後卻導致死亡。 *前列腺癌被早期診斷的重要性 前列腺癌通常是高度可治療的,而漏診的危害就顯得更大。 對前列腺癌病情限於局部的患者(即腫瘤仍局限於前列腺和周邊組織),其五年存活率接近100%。但是,當癌細胞擴散到身體的其他部位時,五年存活率驟降為30%。越晚確診,癌症越有可能擴散。 *篩查前列腺癌 健康專家和癌症預防指南建議,男性從50歲起,每兩到四年接受一次初級保健醫生或泌尿科醫師的前列腺癌篩查。具有前列腺癌家族史的男性和非裔美國男性患前列腺癌的風險較高,應與他們的醫生商談接受更早的篩查。 如今的技術發展使前列腺癌的檢測更加可靠。有兩種篩查方式可以檢查患者是否有前列腺癌。最常見的方式是直腸檢查,過程中醫生會檢查前列腺是否存在可能預示腫瘤或是早期腫瘤的不規則病變。 此外,醫生可能會進行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血液測試,檢測前列腺中產生的蛋白質含量。如果有前列腺癌,該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可能會升高。由於PSA只存在於男性體內,其指數升高的有可能是因癌症以外的其他疾病導致,因此醫生不能 只依靠PSA檢測來進行診斷。但是PSA異常升高,患者就值得作進一步的檢查,例如前列腺活檢。 *前列腺癌拜被漏診或延誤診斷所造成的損害 與許多癌症一樣,前列腺癌被發現得早,患者的存活率就高很多。早期被診斷的患者可以避免過度開刀的治療。這可以改善他們的生活質量,減輕他們的壓力感,他們在治療期間還可保持活力和繼續工作。早期診斷令患者的治療費用也更低。 當醫生漏診或延誤診斷前列腺癌,患者可能因此遭受不必要的身體疼痛和精神痛苦,可能需要面對高密集性的治療、形成傷痕、器官組織被切除而導致的性功能永久喪失,甚至失去生命等狀況。接受浸潤性癌症治療的患者可能永遠無法完全恢復身體的健康,這使他們面臨失業的風險,從而影響到整個家庭。 被漏診或延遲診斷前列腺癌的男性,可能有權獲得賠償,以補償其損傷和其他損失。這就是為何聯繫一位有代理醫療誤診和醫療事故案子經驗的醫療事故律師,是如此的重要。◇

Continue reading

主標:紐約建築工地事故飆升

副標:不定期突襲檢查 有逾萬件違規 隨著工地傷害事故的飆升,紐約正在加強督察。紐約市建築檢查員可在沒有預先通知的情況下,在較大的建築工地出現並進行安全檢查。這批檢查員是一個特種的新團隊,他們通過視察,找出一切工地安全隱患,並向工地開出一疊違規通知,這些違規可能導致高額罰款或叫停施工。 半個多世紀以來,紐約經歷了建築業的大繁榮。但隨之出現的建築業工傷人數激增問題,使紐約市對建築工地展開突擊檢查,作為最積極的應對方式。過去,紐約相關單位通常只會派建築檢查員做定期檢查,或在出現事故和收到投訴反應可能違規時,才上門。「這完全改變了過去的辦事方式」,紐約市樓宇局專員拉羅卡(Melanie La Rocca)說,「這是我們首次有一個專門的部門致力於對大型建築工地進行100%主動上門檢查。」 相關數據顯示,紐約的建築傷亡人數從2015年的472人激增至去年的761人,增幅為61%。然而在這期間,每年的建築死亡人數持續保持為12人。 官員們說這個方法有效地幫助工地安全。2019年的前9個月,紐約每天有數十次突擊檢查。建築受傷人數從前年同期的590人下降至437人,下降了26%。不過,一些建築工人及其支持者表示,建築工地仍然是這個城市最危險的工作場所之一,因此還需有更多的努力以防事故的發生。 自2018年9月以來,該這個由38名訓練有素的專家組成的檢查團隊對紐約市約四分之一正在施工的建築工地進行了檢查,也就是對10,256個建築工地進行了20,166次突擊檢查。樓宇局官員說,每個較大的建築工地,包括新建築、四層樓或更高建築的大型翻新工程,都至少接受過一次突擊檢查。基於這些檢查,他們一共記錄了11,484起違規案件,罰款總額為$1,500萬美元。此外,他們還發出了2,523條要求立即停止施工的命令,其中一些是由於工作環境危險,例如缺少護欄和安全監督不充分。 為受傷建築工人做代理的萊特律師(Jonathan C. Reiter)說,紐約市的現場檢查也有局限性。工地的工作環境每天都在變,只有當開發商和承包商每天都到現場,才能解決問題。他補充道:即使檢查出安全違規的地方,也必須採取後續跟進行動予以糾正,否則工人仍舊處於危險之中。萊特律師說:「這是一個潛在的危險環境,需要每天勤於為建築工人提供安全的環境,『後續跟進』必須成為工地文化的一部分」。 縱使一些開發商和承包商私下表示,這些視察可能會中斷施工,並對輕微違規行為開出不必要的罰單。然而,紐約市的這種突擊檢查已獲得該市最大的房地產業主們和開發商們的支持。未來檢查人員可能將突擊檢查的範圍擴大到安全監管不太嚴格的較小型工地。根據城市條例,有15層以上在建建築地被認為是高風險工地,需要有全職的現場安全主管,而對於較小的在建建築可以由兼職的安全監督監管。 代表工會承包商的建築行業雇主協會(Building Trades Employers’ Association)主席科萊蒂(Louis J. Coletti)表示,儘管有時是對抗性的關係,但如果紐約的檢查團隊與他們合作提升安全性,而不是為城市金庫籌資而一味開罰單,那麼這樣的檢查可能就使所有人受益。科萊蒂說:「基於我們承包商的安全記錄,我們不擔心未預約的檢查,我們想要確保所有工作都是安全的。」 如果您遭遇工傷事故,你需要儘快與一位經驗豐富的工地事故律師探討您的案子。請與紐約頂級意外事故律師Jonathan C. Reiter的律師事務所聯繫,或安排免費諮詢。

Continue reading

亞馬遜的一日送達會引發更多的貨車事故嗎?

在過去幾年間,亞馬遜已經完全改變了人們的消費方式。無論你對此感到高興、反感或是心理矛盾,你可能也在它標榜為是世界上選擇最豐富的網站上購買過商品。 讓亞馬遜網站如此受歡迎的一個原因,是它有提供閃電般快速配送的特色。過去,付費成為其Prime會員的個人在購買大多數商品時,可享受兩天送達的免費配送服務。儘管如此,亞馬遜近期宣布將很多商品的配送期限縮減為僅一天時間。零售業專家預計,這會讓沃爾瑪(Walmart)和塔吉特(Target)這類既依靠店面經營、又需要網站銷售來盈利的零售業公司感到壓力增大。此外,一些安全專家表示憂慮,減至一天的送貨時間可能會讓路途變得更危險。由於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想要越來越快的送貨速度,亞馬遜必須雇用更多的商用卡車司機和投入使用更多的半掛式卡車(semi-truck)上路,才能迎合需求。有一個報告顯示,一些亞馬遜的送貨司機 報告稱他們被迫用不安全的駕駛方式,以至得以完成他們被指定要求的送貨量。一些安全專家擔心這將讓道路變得更危險,並最終導致汽車和卡車的交通事故上升。 更快的配送意味著更多的車輛在路上 作為推進一日送達服務的一部分,亞馬遜也宣布了一項激勵計劃鼓勵現有員工加入送貨司機的行列,即鼓勵大家參與一個新的貨物送達項目叫Amazon Flex。 為了激勵員工報名送貨,亞馬遜會對即將啟動自己的配送生意的准送貨司機提供最高一萬美元的資金支持。個人只要年滿21週歲且擁有自己的車輛,就可向Amazon Flex申請送貨。當然,這意味著更多的司機會在路上,這些司機還被推動著盡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更多的投遞任務。隨著亞馬遜需要更多的送貨司機,它同時也需要增加更多的半掛式卡車,用於將貨物轉運到不同的物流中心。專家說,這將潛在推動送貨卡車和汽車事故的增加。 Amazon Flex的司機工作環境嚴酷 福布斯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給亞馬遜的Amazon Flex送貨的司機通常反映工作的 環境嚴酷。一個大致的估算是在班次為八小時的工作時間中,一個準備遞送兩百個包裹的司機平均只有2分24秒能花在兩個送達地之間。這意味著在一天八小時的工作時間中,每個包裹的投遞時間是兩分半。送貨司機說,他們只有很少的時間留給基本的休息,如上洗手間或停下去吃午飯。根據這份報告,送貨司機也提到他們會感到有壓力,為了確保能在當天把他們的包裹全部投遞完,於是以超出法定時速的速度駕駛。亞馬遜的回應是,司機在八小時的工作時間內,有90%的時間是用於投遞貨物。報告中有個故事反映了一個潛在的問題,一個送貨司機在送貨途中手部受傷,可亞馬遜並沒有因他關卡車門時引起手傷而叫他尋求醫護救治,卻是通知他得繼續送貨。司機們也提到,為了讓貨物能準時被送達,他們被要求超速駕駛。許多司機提到他們的車差點撞上的別的車或是正在過馬路的兒童。 一些女司機稱她們被要求在送貨的車裡備好一個桶和一些嬰兒濕巾,因為在工作中途沒有時間去上洗手間。一些男司機報告稱自己為了省下寶貴的工作時間,會在路邊小解而不是停下去找洗手間。並且,大部分司機反映他們從來沒有時間休息。在正常的班次時間內,很少司機準備落實被預設的30分鐘午餐時間和兩次15分鐘的休息時間,而是用來工作。這份報告也提到,亞馬遜否認報告中指出的它的送貨司機工作條件惡劣。 在貨車事故後得到法律救助 商用貨車交通事故和因運貨司機引發的交通事故案件是比普通車禍案件更為複雜。如果你已經遭遇由亞馬遜司機或為優比速快遞(UPS)、聯邦快遞(Fed Ex)等快遞公司送貨的司機引發的交通事故,你很需要與一位經驗豐富的貨車交通事故律師探討你的案子。一位知識淵博的紐約律師將幫助你了解你的權利和你在案子中可擁有的選擇餘地。萊特律師是紐約最優秀的貨車事故律師之一,今天就致電萊特律師探討你的案子吧。

Continue reading

醫生未告知某項醫療風險 可以起訴醫生嗎?

任何接受過外科手術或其它醫療操作的人都知道,通常會有一張詳細的清單,列舉手術或操作可能發生的潛在併發症。根據手術或操作的性質,可能會遇到相對較低或相當嚴重的風險。法律要求醫生進行任何手術或侵入性的醫療操作,都需要告知患者相關的風險。在法律和醫學意義上,此類信息稱作「知情同意」,這意味著醫生有義務在手術、醫療操作或任何治療計劃開始前告知病人所有的風險。 什麼是知情同意 絕大多數的藥物治療和手術操作具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即使某些風險不太可能發生。無論風險有多低,在任何形式的治療中,醫生都需要告訴患者可能發生的併發症。 實際上,大多數醫生和醫院都要求患者簽署一份有關治療風險和併發症的表格,有些表格列出各種可能存在的風險,而有些僅以一般性語言指出已告知患者該手術存在風險。然而,值得指出的是,僅僅因為患者簽署了同意書表格,並不一定意味著他們了解風險,或對這項操作真正知情同意。如果患者相信醫生未能告知其手術風險,並且患者因此而受到傷害,患者也許可以提出醫療事故索賠。 如果您認為您的醫生向您隱瞞風險,而您又由於醫生的疏忽而受到傷害,您也許可以提起醫療事故訴訟。找一位紐約醫療事故律師討論您的案件很重要,因為提出索賠有嚴格的時間限制。 醫生需要披露哪些類型的風險? 醫生必須告知患者重要風險。在一個醫療事故案件中,醫生是否有責任披露風險通常圍繞兩個問題:是否其他處於類似情況的醫生會認為該風險足夠重要而予以披露,以及患者如果知道此風險,是否會繼續接受這項治療操作。在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情況下,原告的律師將需要獲得專家證人提供證詞,說明大多數醫生在類似的情況將認為此風險足夠重要,值得披露,以及未能這樣做將背離可接受的實踐標準。 什麼時候醫生不必披露風險? 知情同意是所有醫療操作都需要的,但有一些例外情況。最常見的例外也許是緊急救助的情況。當醫生需要在緊急情況下迅速工作以挽救生命時,可能無法獲得患者或其家庭成員的知情同意。其他情況下,如果醫生披露治療風險,可能會導致嚴重焦慮症患者拒絕生命救治,則醫生可能會放棄獲取患者的知情同意。但是,在這種特殊情況下,醫生必須能夠解釋為什麼披露風險可能對患者造成更大的傷害。 其它不需要知情同意的醫療操作  在某些情況下,醫生可能會在一次手術或醫療操作中發現不在知情同意書上的其它問題,例如,如果醫生在修復骨折的手術中發現嚴重的神經損傷,在可行的情況下,醫生可能會決定在骨科手術中修復此神經損傷。 在這種情況下,儘管沒有獲取患者的知情同意,醫生可能有充分理由進行神經損傷的修復。許多醫生可能會解釋,與同時解決兩個問題相比,先要求患者接受額外的手術帶來的風險會更大。通常,知情同意書會指出患者同意外科醫生在手術中進行其認為必要的其它操作。 但是,假設患者因醫生計劃之外的操作而受傷,而如果病人可以合理聲稱在被告知醫療風險的情況下,他們將會尋求其它治療方法,那麼這種情況可能構成醫療事故索賠。  從這個例子中很容易看出,醫療事故案件可以是很複雜和有挑戰性的,因此如果患者因醫生失誤而受到傷害,應該儘快諮詢專業醫療事故律師,這非常重要。

Continue reading

與中風相關的急診室醫療事故

根據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的數據,美國每年有1.456億次急診室就診。在大多數情況下,急診室人員將為需要的人提供救命措施及寶貴的護理服務。 不幸的是,並非每次急診就診都能按預期進行。在某些情況下,患者可能由於醫生的疏忽或護士的錯誤而受到傷害。在另外一些情況下,醫院的錯誤也可能使患者受到傷害。 因急診室錯誤而受到傷害時,患者可能會不知所措,甚至被醫院工作人員或管理人員給嚇倒。在急診室接受錯誤診斷或不達標準的醫療服務後,患者感到困惑和焦慮是正常的。 急診室中風診斷 「中風」有兩種基本類型。當血液凝塊或斑塊阻塞了供應大腦的動脈時,就會發生「缺血性中風」。另一種是「栓塞性中風」,血凝塊可能來自身體遠處部分,例如心臟或其他血管 ; 或出現在大腦本身的動脈中。腦中血管破裂時會發生出血性中風。兩種類型的中風都可能導致嚴重的殘疾和死亡。 當患者因有類似中風的症狀被帶到急診室時,對時間的掌握至關重要,急診室護士必須意識到情況的緊迫性,並確保醫生及時看診,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診斷和及時治療 。醫師必須從患者(或家庭成員)那裡獲得關於症狀何時首次出現的病史信息。下一步是獲取大腦的CT掃描,以查看是否有出血性中風的跡象,因為出血發生後通常立即會在CT掃描中顯示出來。相反,在缺血性中風的情況下,因缺血跡象尚不明顯,CT掃描最初看起來可能是正常的。在這種情況下,醫生必須根據患者的體徵、症狀和體格檢查做出診斷。 許多大型醫院都有中風醫療團隊,由經過專門培訓的神經科醫生、介入神經放射科醫生、神經外科醫生和其他人員組成。較小的醫院可能沒有中風團隊,但仍必須有值班的神經科醫生為急診室服務。 在急診室等處對缺血性中風的治療 對缺血性中風最重要的治療是藥物tPA,也稱為「血凝塊剋星」。該藥物可在中風發作後4小時內靜脈注射給中風患者。該藥物徹底改變了中風治療方法,因為它可以溶解腦中的血凝,恢復血液流動,為患病區域提供所需的氧氣和營養。 另一種治療方法是稱為「血栓切除術」的手術,由受過專門訓練的神經放射科醫生使用特殊儀器清除血塊。如果是大腦前部發生中風,應在症狀發作後的6小時內執行此手術 ; 如果是大腦後部發生中風,則應在12小時內執行此手術。此手術可與導管輸送tPA結合使用,後者可將解除血凝塊的藥物直接放入有血凝塊的動脈中。這些專業手術需要在醫院的神經放射學操作室執行。如果較小的醫院沒有條件,則需要立即將患者轉到大型中風醫療中心。這些手術可以逆轉或減輕缺血性中風的不利影響,預防長期殘疾,在許多情況下可以挽救患者的生命。這些方法不適合用於治療出血性中風,因為它們會使出血惡化。 如果醫院未能正確診斷中風,或未能及時使用tPA治療患者,或未能將患者轉到中風醫療中心接受進一步治療,則醫院可能會因醫療事故而導致患者死亡或嚴重殘疾。時間對於治療中風至關重要,因為成功治療的時間窗很短。如果醫院疏忽大意,導致該時間窗在未開始適當治療前就過期,則醫院可能需要為瀆職行為負責。 醫院急診室可以把病人拒之門外嗎? 通常,無論患者是否有保險或負擔得起醫療費用,醫院急診室都不能拒絕治療患者。根據聯邦法律,任何獲得Medicare款項的醫院都不能拒絕提供醫療服務。如果醫院接受Medicare資助,那麼醫院必須為病人提供醫療服務,直到病人情況穩定,可以轉移到另一家醫院為止。 醫療事故案件很複雜,提出索賠有時間限制,應儘快與醫療事故律師討論您的索賠要求。請與紐約頂級醫療事故律師Jonathan C. Reiter的律師事務所聯繫,或安排免費諮詢。

Continue reading

病人被要求提前出院,可以提出醫療索賠嗎?

有時,在患者真正康復之前,醫生或醫院可能就在無專業醫療監督的情況下將患者送回家中。根據具體情況,在患者病情穩定之前安排患者出院的決定可能會引起醫療事故。如果在您恢復健康之前,醫生或醫院將您送回家中,而您認為他們的決定讓您受到傷害,那麼您可能有權獲得賠償。 醫療事故中的醫療標準 如果患者認為醫生或醫院在他們準備好之前就安排其出院,案件的一個主要問題可能將圍繞在醫生或醫院的決定是否符合公認的醫療標準上。 這意味著陪審團將需要決定,在相同情況下另一位同一執業領域的醫生是否會做出相同的決定。如果在相同情況下醫生不會將患者送回家,則意味著主治醫生偏離了醫療標準,這可能導致醫療事故索賠。 就醫院而言,如果條件相同,一家境況相似的醫院是否也會將患者送回家? 在某些情況下,患者可能認為他們遭遇了醫療事故,因為醫生或醫院在安排他們出院後不得不重新接納他們入院。 這可能是醫療事故的一個指標,但並非絕對。在醫療事故案中,還必須證明患者早期出院導致其受到傷害。 什麼導致醫生過早送患者回家? 如果你在準備好之前就已經被安排出院,你可能想知道為什麼醫院或醫生會在患者病情恢復之前將其送回家。 不幸的是,這種情況的發生有多種原因。很多情況下,醫院和急診室人滿為患。為了騰出床位,醫院可能決定讓患者過早出院。還有的情況下,醫院可能沒有足夠人員來協助有效運作。如果醫院人手不足,可能也會選擇安排患者出院。有時,健康保險公司會制定保留或送患者出院的標準,如果醫療服務提供者希望保險公司付帳,則必須遵守該準則。 如果醫院或醫生在你病情穩定之前安排你出院,那麼你可能會遭受各種類型的傷害。此外,索賠案件還可能涉及許多不同的因素,包括: 醫生未能和您跟進身體狀況 醫生或醫院疏忽而未能執行某些檢查 未能做出診斷或誤診 醫生或醫院疏忽而未能確保患者病情穩定 證明醫療事故索賠 醫療事故案件不同於其他類型的傷害案件。在紐約,原告通常必須從醫學專家那裡得到專家證詞,該醫學專家可以證明醫生或醫院在向原告提供治療時偏離了公認的醫療標準。 醫療事故案件中的損害賠償 頂級醫療事故律師事務所擁有必要的經驗,可以讓患者知道是否有權就醫生或醫院早日安排出院獲得賠償。損害賠償可能包括醫療費用補償、醫療事故造成的工資損失、喪失賺取未來收入的能力以及疼痛和痛苦。 根據每個案件的具體事實,患者有可能有權獲得額外賠償。紐約經驗豐富的醫療事故律師可以評估您的案件並討論您的選擇。 如何防止醫生過早送患者出院 當生病或經歷外科手術後康復時,通常身體較為脆弱。如果醫生或醫院在您準備好之前決定安排你出院,你可能不確定自己有哪些權利,或可以採取哪些步驟保護自己。 如果遇到尚未準備好出院的情況,請務必說出自己的疑慮。確保與醫生本人交談,並在可能的情況下讓另一個人在場。您還應該要求醫院為您提供有關患者出院權利的政策副本。 如果您認為自己出院太早並因此受傷,則可以立即與紐約醫療事故律師聯繫。延遲提交案件可能會限制您獲得傷害賠償的權利。 醫療事故案件很複雜,提出索賠有時間限制,應儘快與醫療事故律師討論您的索賠要求。請與紐約頂級醫療事故律師–萊特律師事務所(Jonathan C. Reiter) 聯繫,或安排免費諮詢。

Continue reading

醫療紀錄錯誤可能對患者造成的傷害

當你去看醫生時,你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醫生等醫務工作人員必須保持細緻的記錄。從患者身高、體重,到生命體徵、健康史、藥物史、體徵和症狀的詳細說明,醫療專業人員記錄與患者有關的重要數據。  理想情況下,每次處理新患者或複診患者時,醫務人員都會更新醫療記錄。這樣,在開藥、預定檢查或提供治療之前,醫療專業人員可確保始終掌握最新信息。 顯然,這樣做有很重要的原因。如果沒有良好的記錄,醫生可能會忽略重要信息,誤診患者,或給患者提供不適當的治療。例如,如果未能記錄患者服用的某種藥物,醫生可能會開出與這種藥物相衝突的另一種藥物,而導致有害的藥物相互作用。 儘管醫療專業人員努力準確記錄患者信息,但記錄錯誤仍然存在。當患者的記錄包含不准確的信息時,可能會導致醫療錯誤。 常見的醫療記錄錯誤 • 拼寫錯誤的信息 – 如果患者的名字拼寫方式少見,或比較難發音,那麼它們有可能會在醫療記錄中出現拼寫錯誤。這似乎是一個容易修復的簡單錯誤,但名字拼寫錯誤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 例如,如果兩位患者身份相混淆,結果可能是災難性的。醫務人員最終可能開出錯誤類型或劑量的處方藥物,或遺漏患者病史中的重要事項。醫生還可能對不需要手術的患者進行手術,或者對患者身體的錯誤部位進行手術。錯誤的出生日期或地址能導致患者識別錯誤,使患者遭受不可挽回的傷害。如果血液、組織標本標記錯誤,患者可能會被告知他們患有實際沒有患的疾病,而實際患病者則可能未得到治療。 • 不正確標註 – 當醫生等醫療專業人員記錄下錯誤信息時,也會導致醫療記錄錯誤 假設有一位右腳踝骨折的患者前來看診,護士或醫生記錄為左腳踝骨折,如果患者需要對受傷腳踝進行手術,那麼不正確的記錄將伴隨著患者,而患者卻可能不會意識到錯誤。 在其他情況下,患者醫療記錄包含與患者病史無關、完全不準確的信息。在一個案例中,一名大學生發現她的醫療記錄寫著她已經生過兩次孩子。實際上,她從未懷過孕。如果她沒有要求看自己的醫療記錄副本,那她可能永遠不會發現這個錯誤。 • 治療日期錯誤 – 患者醫療記錄中的治療日期也可能標記錯誤。例如,患者可能在某天做過手術,但是醫療記錄中手術日期卻是錯的。 •記錄缺失 –  越來越多的醫院和診所從紙上記錄轉為電子記錄,但並非每家醫院或診所都能為患者提供完整、準確的病史訊息。如果醫生依賴患者的記憶,填補缺失信息,那麼文件可能不夠準確,而導致醫療記錄出錯。 根據患者安全倡導者們的說法,患者可以採取措施,確保自己的醫療記錄準確無誤。 首先,患者可以索取醫療記錄副本,檢查記錄的準確性。 如果患者在醫療記錄中發現錯誤,可聯繫醫院或診所,要求更改或更新。安全專家表示,患者不必有任何猶豫,應該積極檢查自己的醫療記錄,確定是否存在不一致或不正確的信息。 如果您認為自己是醫療事故的受害者,應該立即聯繫經驗豐富的紐約醫療事故律師。 拖延可能會影響您獲得公正補償。 律師公告:以前的案件結果不能保證或預測未來案件會有類似結果。損失補償取決於每個案件發生的事實、環境、遭受傷害和損失程度以及案件責任人等多方面因素。 Jonathan C. Reiter Law Firm, PLLC 地址: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帝國大廈) 350 5th Avenue, Suite 6400, New York, NY 10118 24小時免費專線:212-736-0979 華人服務專線:646-886-6258 網址:www.jcreiterlaw.com/chinese/

Continue reading